真实故事||男友又野又深情,直到我在杭州,翻了他的微信收藏。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2015年6月16号,早晨八点。

我拨通了华雨晨的电话。

请记住这个名字,华雨晨。不是华晨宇,也不是宋雨晨杨雨晨,而是华雨晨。

我说,嘿,你在干嘛?他说,我在拉屎。

我说你娶我吧!他说,刘小莫,别闹。

我说娶不娶,不娶我找别人了?

他说,娶! 然后又说,我去,这啥运气啊,拉个屎也能掉下一个媳妇?

我一下子被他逗笑了。

思绪不知怎么就飞去了2007年冬天。

在江西,一个叫分宜的不知名小城里,空气里弥漫着魔法攻击的冷。

而我爱上的那个男生,叫易同。

02

要怎么说起易同呢。

大概每个女孩的青春里,都有这样一个男生。

托人给你塞情书,然后昭告全世界,他喜欢你。

易同之于我,就是这样的存在。

2007年的分宜,是你能想象的幽幽小城。

校园广播站播着SHE的《中国话》,最潮的发型是超女们的杀马特,所有青春的躁动都在校服之下,悄悄疯长。

这一年,我正读高一。

规规矩矩的乖学生,拿到室友传过来的情书时,我正在上厕所。

没错了,就在小小的,飘着异味的隔间里,我批阅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

文采普普通通,字迹工工整整,怎么看都是小学生作文的水平。

倒是签名,龙飞凤舞写了两个字——易同。

在这之前,我和他说过的话不超过10句。

我飞快地在脑海里检索了一下他的样子,个子不高,成绩不好,拽拽的。

完全不可能喜欢他诶!

出来后,我就把情书扔进了垃圾桶。

03

没过几天,易同给我的寝室打来电话。

已经晚上了,寝室都熄了灯。他问我,为什么不回话,不能做朋友吗?

听起来,像是偷喝酒了,舌头有点大。

我说,本来就是朋友啊,整个班级的同学都是我朋友。

装傻是女生的必备技能,完美回防。

可是当一个男生给一个女生写过情书,就算她不喜欢他,从此这个男生注定也是特别的。

实际上,易同是个暗藏彩蛋的男孩。

那年的元旦晚会上,易同上场了。他平时都是痞痞的样子,没想到唱歌时却格外沉静。

他站在那,安安静静地唱了一首《关不上的窗》,声线清澈,婉转温柔。

全班都被他震撼了。

当然,也包括我。

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他,其实他五官长得很好,加上皮肤有点黑,笑容有点野,浑身上下有种江湖侠气的帅。

04

是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易同深情的歌声,一直在耳边萦绕,像只挥之不去的小飞虫。

喜欢一个人,真是一秒钟的事。

之前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忽然之间,心里就有了不动声色的悸动。

从小到大,我爸妈管得很严,我的任务就是学习,乖以及听话。

易同就如同某个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踩在半野半深情之间,坏,却也鲜活。

高二分班,我选了文科,易同进了理科。

我们隔了两间教室的距离,而易同每天都给我写信。

信纸一天一个颜色,粉的,紫的,蓝的,像我起伏不定的心情。

文字一天一种浪漫,还会附一首周传雄的情歌。

那时候,我们没有挑明,但我感觉自己像是在恋爱了。

我在MP3里,下载了易同在信里提到过的所有歌曲。

夜晚一遍一遍的循环,想象着是他在我耳边轻喃。然后我的脸,会不自知的红成了晚霞。

05

我以为,我们总会发生点什么。

可寒假之后,易同就没有来学校。

他的朋友告诉我,易同退学了。

他家条件不太好,成绩又跟不上。所以他决定辍学打工,供两个姐姐读书。

他去了福建,连个告别都没给我。

稳定下来后,才在QQ上发来一首歌,叫《错在我》。

我没有回复,只是一直听,一直听。听到心里织起茧,结成痂。

那些藏在宿舍盒子里的彩色情书,终是变成了黑白色。

我悄悄地,拉黑了他。

像是赌气他撩了我又不辞而别,又像是告诉自己,该收心了,马上要高三了。

是的,马上高三了。

小心事只能淹没在题海里。偶尔跑去网吧上网,QQ总是很安静。

有一天,正准备下线,看见朋友列表里有个ID叫“伤心2008”。

忽然被扣动了心弦,好像自己也有一些难过,留在了2008年。

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突然想安慰对方。

于是给那个ID发了消息:不用悲伤,2008已经过去了,还有2009,2010 ,2011……

短短一句话,不知是在鼓励他,还是安慰自己。

伤心2008很快回了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06

没想到是易同。

他有两个QQ号,当初两个都加了我,我只知道另外那个。而这个伤心2008的网名,是他新改的。

我看着屏幕上他打出来的一行字,心脏漏跳了一拍。

易同随后就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他的近况。

他在福建一家工厂里当工人。

我们聊了一会后,他突然说,刘小莫,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我以为自己能忘了你,可我发现挺难的。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爱情就是这样吧,一旦揭开一角,就再难掩藏。

面对勇敢告白的易同,我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异地恋。

有争吵,有甜蜜。到底还是让我分了心。

6月高考,可想而知的失利了。

易同说,小莫,你出来上班吧,和我一起。

真的有这个冲动,可被我爸骂住了。毕竟我的成绩一直很好。

父母和老师都劝我复读。

只有易同,担心着我和他之间,心理以及身份上的距离。

可能,是因为他先走上了社会吧。想得更远,更多。

他说,你要是考上大学,我跟你的差距不就更大了吗?到时候你家里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我哪想过那么远啊。我只想要当下,紧紧握住爱情。

我说,我喜欢你就行了呀。

易同沉默了一会,说,复读吧,我等你。你在变好的同时,我也会努力的。我们一起加油。

07

复读的那一年,易同对我真的很好。

每天早上准点电话叫我起床,鼓励我要认真上课,认真背题。

每天晚上,他会等我做完作业,说了晚安才睡觉。

我说喜欢听他唱歌,总也忘不了他在元旦晚会上的惊艳。他就每天给我唱一首情歌,清柔温暖,只属于我。

偶尔才能打个电话。

几乎都是易同在电话那头说各种情话,说他想我,他爱我。

我也很想他,却又不能说。好怕被父母发现。

于是我们就约定好,说“苹果”就是我爱你我想你的意思。

于是每个电话的最后,我都会不停地说苹果苹果。

有次我妈听到了,问,你不是不喜欢吃苹果吗,念叨苹果干啥?

我只能隐秘却开心的笑。

只要有长假,易同就会从福建回江西看我。

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说我是馋嘴的小猫。知道我测验成绩不佳,鼓励我不要泄气,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

有一次,易同离开之前,塞给我一个大本子。

他要我等他上火车之后再打开。

里面都是手抄的歌词。

原来他把每天晚上唱给我的歌都抄了下来,还编好了日期。

他说,那是他每天都爱我的证据。

我在站台上,哭成了傻子。

那时真是爱惨了这个男生啊,心心念念都是他。

只要想到他,嘴角就会自动上扬。窗外春夏秋冬过了四季,可我的心里,只有春。

复读后,我的成绩还是不佳,只够读普通本科。

出分数那天,我痛哭了一场。

易同在电话里说,对不起,是我耽误了你。

我说,没关系,我愿意。

是啊,我愿意。

读差一点的学校,还可以离易同近一些啊,我是真的愿意。

08

2010年8月,我接到录取通知书。

我高兴地告诉易同,我被录取了。

他说,恭喜呀。

我满脑子都是开心,自顾自地憧憬着未来,完全没注意到电话另一端的沉默。

直到我问他怎么奖励我的时候,易同却很平静地说,我们……分手吧。我只能陪你到这里,我配不上你了。再见。

19岁,我仍然用天真的目光,来看待爱情。

我觉得只要相爱,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在易同心里,始终摆脱不掉自卑的底色。

他不相信自己可以握得住我,宁愿先一步放开手,给彼此自由。

我打电话过去,不接。发消息,不回。

爱情在最盛大的一刻,消弥无声。

我第一次知道,心痛原来是这么真切持久的疼。

怕爸妈看见,一个人到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身体空空的,耳朵听不见声音。

十字路口亮起红灯的那一刻,我突然捂住脸,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我甚至想过去福建找他,可我并不知道他具体的地址。

可能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尊也不允许我去找他。

他单方面的抛下我了。

09

我在不动声色的悲伤里,慢慢熬过了暑假,奔赴南昌。

大学的新鲜,悄悄治愈了我心里的伤。

其实在易同之后,我收到过不少情书。上大学,更是不缺男孩子喜欢。

迎新晚会上,有捧着玫瑰的男生,单膝跪地,深情告白。

虽是小小的插曲,却也是小小的轰动。

有高中校友看到,很快就传到易同的耳朵里。

他还是放不下我的吧。

因为很快他就打来电话,道歉,认错,说他心里的不舍,说他的怯懦,说他希望可以重新开始。

其实,我明白的。

他不是不爱,而是受不住自尊与自卑的折磨。

他是痞痞的,野野的,骄傲的男孩。在我面前,摆不正心态了。

我告诉他,我没有答应那个男生,但我也不想复合。

因为分手太疼了。

我好不容易从泥潭里走出来,不想再经历一次伤。

易同说,小莫,我尊重你。但我希望你过得开心,幸福。

挂断电话后,我哭得不能自已。

10

然而我们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是大二下学期,我妈突然生病,住院做了手术。

我家原本就不富裕。突来的手术,让我的学费一下子没了着落。

那时候过得极度辛苦,一边照顾着妈妈,担心着她的健康。

一边想着生活,怎么熬过难关。

就在这时,易同不知从哪知道了我家的情况,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说,你最近一定过得很辛苦吧。你过得好,我不打扰你。但你有难处,我不能不管。

他说完,我就哭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我就像一根绷得太紧的弦,终于放松了。

但易同找我要银行账号的时候,我拒绝了。因为我一直觉得,接受异性的恩惠,以后面对抉择,就很难再随心所欲,很难再问心无愧。

我爸找朋友借了钱,开学后我也做了兼职,算是渡过了难关。

但这件事,让我和易同重新有了联系。

他说他一直没谈恋爱,因为心里有些东西放不下,不能对不起别人。

于是某些尘封已久的感情,还是被翻开了。

在聊天中回忆过往是件危险的事,每次提起,都仿佛解开一道封印。

毕竟,我和他有着年少时最纯粹的感情,可供翻阅。

冬天正是恋爱季,适合有人一起取暖。

我和易同在2013年的冬夜,复合了。

11

复合之后,我和易同仍然是异地。

他工作,我上学。只是我从分宜,换到了南昌。

直到那时,我仍没意识到,我与易同最大的问题。

他从17岁就踏进了社会,接受了现实的捶打。而我时至22岁,仍关在象牙塔里。

我们看似同龄,却至少有着5年的代差。

我与他所有的共同语言,都只是靠着高中的那点回忆。

2014年,大四,我去广州实习,在一家公司做财务。

易同离开福建回了老家,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真的越来越少了。

刚刚入职的我,满满奋斗的事业心。

而他,已是流水线上的老油条了。

每天下班回来,我都想和易同聊聊工作。做财务,各种烦。

可他不是在打麻将,就是在KTV。

偶尔聊聊天,也只会说他领导的风流韵事,同事八卦。

他还是喜欢唱周传雄的歌。

只不过再也不是那个唱着《关不上窗》,惊艳我青春的少年了。

有吵过,心也累。

可我俩纠缠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这一年,我和易同23岁。

他说,我想回老家,我想结婚了。

我说,好。

是的,关于结婚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想过别人。

12

2015年春节,我跟着易同回了他的家。

我们两家都在分宜下面的农村,但我们父母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父母不热情,不反对。

而我妈一听就炸了,不许易同登门,只能在外面见面。

易同订了饭店,点了菜,买了很多礼物。

只有我妈一个人来了,我爸不想露面。

她坐下来就对易同说,你俩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学历不等,价值观不同。你们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也会不同。而且你痞里痞气的,没个正经工作。我觉得你配不上我女儿,我是不会同意的。

易同痞痞,野野的样子,一直是我心动的理由。可现在,却成了我嫁给他的绊脚石。

我妈走了后,我坐在空荡荡的包房里,哭了好久。

易同抱着我说,没事,我再争取一下,不要伤心了。

我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力不从心。

其实在我拿到大学通知书的那天,易同就预想到了会有今天不是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始终还是那个在拽拽外表之下,藏着自卑的男同学。

2015年夏天,我在广州的工作不太顺,辞职回了家。

易同来接我,却没有想象中的热情。

他问我,这次留下来吗?

我说,老家找不到工作,还是准备去大城市看看机会。

他说,想走就走吧。

说完,就背过身来接电话。

那时的爱情,已经隐隐地现出了败相。可我还是不疑有他。

老家的工作机会太少了,我去了杭州。

陌生的城市,工作并不好找。

带去的钱,花到弹尽粮绝,只能随便找个不合意的工作先应付着。

我和易同哭诉自己的难,他却只有敷衍地嗯嗯啊啊。

有一天,我真的生气了,说,你是不是特想分手啊?

他仿佛终于等到了这一句话。

他说,这是你说的,那就分吧。

13

男生和女生终究是不同的生物吧。

当我天真地以为自己还有闹分手的小小资本,而他早已在暗渡陈仓。

我完全没想到,易同和我玩真的了。

一个星期都没联系。我打电话也不接。

终于有一天,他被我打烦了,接起了电话。我问,你在干嘛?

他说,逛街。

和谁啊,怎么不接电话?

他回,手机放别人包里了。

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好傻,话已经露骨到这种程度,我竟然还没多想,还在和他说诉说自己的不如意。

易同忽然打断我说,这次我们真的分了吧,我答应和别人在一起了。

我至今都想不出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像绑着巨石,沉进海水,呼吸就是窒息,拉着我飞快下坠。

我告诉自己,不要做个死缠烂打的人。

分手,也要分得体面。

可我办不到。

2007年到2015年。分分合合,纠缠了八年。

易同就是我全部的青春啊。

分手后的我,每天都度日如年,强打着精神上班,下班就陷进无法自拔的难过。

渐渐地失去了理智,也失去了最后的体面。

我打他的电话,统统不接,应该是在陪女朋友吧。

一颗心疼得像生出万根荆条。

2015年6月15号,再次陷入崩溃的情绪里,于是不断地给易同打电话,发消息。

我告诉他,我不想分手,我可以回去和他结婚,我可以为了他去和父母对抗,只请求他,不要和我分手。

我没想过爱一个人,真的可以卑微到尘埃里。

曾经的自尊与骄傲,全部碎成了粉末。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谁舍不得松手,谁就注定走不出深渊。

到了深夜10点,易同终于给我回了电话。

不知是怜悯,还是烦了。

我听见他的声音,就哭出来。

而他说,放手吧。我都已经放手了。我不想为了你拖大了年纪,你是好嫁,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有为我停留过一次吗?上次你回来,我打电话都背着你,难道你不明白为什么吗?那时候我就有人了。

我昨天就睡在她家。我们双方父母都很满意,我马上要和她结婚了。我说得够明白了吗?所以请你不要打扰我了,求你了。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而我像是被一瞬抽空了身体,重新注满了疼。

是啊,明明早就有迹象,只是我不敢承认而已。

比如他的手机放在别人包里,比如他背着我接电话,比如有次他来杭州,我看他手机时,无意中看到微信收藏里有篇文章,女生痛经怎么办。

我从来不痛经的。

我忽然好想谢谢他,谢谢他一脚把我踹进了万劫不复。

14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喝了点酒,一个人坐在床上,哭了好久好久。

哭不动了,就看会窗外。

有点力气了,又继续哭。

失恋,真的好痛啊。

天空已经微亮了,霞光弥漫在窗前。

我拿起手机,想给易同发微信,想和他再说点什么。

可又觉得可笑。

他肯定已经把我拉黑了吧,从心里到账号,我与他,再无关系。

不行,我得找个人聊个天,我快要炸了。

我在翻微信的时候,看见华雨晨给我发来的消息。

已经是三个月前,他给我发的是:我回归单身了,祝我单身快乐吧!

还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吗?

华雨晨!

彼时,他正坐在武汉自家的厕所里。

我把电话打过去,和他有了开头那段拉屎也能掉媳妇的对话。

我在最痛苦的时候,被他逗得破涕为笑。

而我没想到,就是这个电话,让我发现我的青春,原来还有另外的一个版本。

就让我把时钟拨回高中,我收到情书的那个冬天吧。

阳光温暖,青春招摇。

我从厕所走回座位,余光只扫过了易同。

却完全没有发现,其实还有另一个男生在期待地看着我……

PS:看到这里的你,已经看了6000字。有关女主和华雨晨的故事,未完待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