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公情定三生,婚后却一个比一个惨。

01

李明是我表弟。

我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表姐弟。

他妈是我亲姑姑,他爸是我亲舅舅。因为这种亲上加亲的关系,我俩自然要亲近一些。

而且我和李明同龄,都出生于1990年。

他只比我小两天。所以他基本不叫我姐,而是直接喊我的名字。

姑姑说李明没大没小,他总是酷酷地说,我是男的,我要照顾她,叫什么姐啊。

然后又对我说,跟哥混,保你吃香喝辣的。

我不服气地说,我是姐姐,以后要多孝敬我知道不?

姑姑和姑父,也就是我舅舅,看着我俩斗嘴的样子,忍不住在旁边乐呵。

02

其实我是7岁那年才和李明的人生发生交集的。

在这之前,父母在上海打工,我跟在他们身边。

到了上学的年纪,才不得不回到老家马鞍山,跟着姥姥生活。

姑姑家离得不远,所以我常去她家玩,而李明成了我最好的玩伴。

我俩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出去玩。

而农村孩子最大的乐趣,就是下河摸鱼,上树摘果吧。

李明很照顾我,有好吃的也总是分我一份。我俩闹矛盾,他也总是让着我。

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就像莫奈笔下的油画,美好得不像话。

可这一切,在我们8岁那年戛然而止。

03

那是1998年,我和李明上小学二年级。

学校组织体检,正好姑姑要去县城办事,就带我俩去县医院做了个检查。

等结果的那一小时,姑姑带我们出来逛街,还给我们买了棉花糖。

棉花糖可真是甜啊。

就像不谙世事的年少时光。

谁会想到,一场巨大的海啸正在暗涌。

去拿验血报告时,医生说我的正常,但李明查出乙肝大三阳。

回程的路上,姑姑脸色凝重。

我和李明并不知道这个乙肝大三阳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他生病了。

从姑姑的心情来看,应该还挺严重的。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04

从此李明踏上了漫漫求医路。

中药、西药以及各种偏方,凡是听说有效果的,都要去试一试。

因为经常外出看病,李明耽误了不少课程。

但他不肯留级,缺的课,他就自己想办法补回来,所以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而且他性格好,在班上很受欢迎。

有时候看着他,我会觉得命运不公。他那么好那么优秀,怎么可以让他生病。

后来上初中和高中,我和李明在不同的学校,见面的机会变少了。

但一到假期,还是一起玩。

每次见到李明,他都是乐呵呵的样子,很少提及自己的病情。

我一度都差点认为,他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

其实并没有。

高考后,李明考上省内的一个二本院校,在黄山,学园林工程专业。

而我只考了合肥的一个专科。

在这点上,我是惭愧的。李明生了病,仍然比我刻苦比我认真比我努力。

那个暑假,李明要去南京看病,我在家也没什么事,我妈让我陪他一起。

如果不是当面听医生说,我根本不知道李明的病这么严重。

医院里,很多晚期患者都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

我很沮丧。李明反而安慰我,说,没事没事,我都习惯了。为我加油吧。

那一刻,我说不出的心疼。

李明在南京的医院住了一个月。

出院时,医生开了一种针剂,说是对30%的患者有效。如果服用后能看出效果,那么坚持两三年,也许能好转。

即便希望微茫,也要试试啊。

这些年,为了给李明治病,姑姑家里已经一贫如洗,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

姑父特意买了一台冰箱,专门存放针剂。

万幸的是,这个针剂对李明来说是有效果的。

于是这一注射,就是三年。

刚开始,一天一针。情况好转后,改为一周一针。

过程很痛苦,但总算看到了一丝曙光。

再次复查时,李明的大三阳转为了小三阳。

我以为,否极泰来,从此他的人生应该柳暗花明又一村。

05

然而并没有。

李明大学毕业后的2013年,姑姑病倒了。

彼时,李明在贵州,做园林工程,工资待遇都很好。

刚刚好起来的生活,又是晴天霹雳。

姑姑查出肾癌晚期。

病情恶化得非常快,不到三个月,姑姑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

半年后,姑姑到底还是去世了。

这一年,她才45岁。

李明伤心得晕了过去。他很自责,觉得自己没有成家,让妈妈带着遗憾离开了。

我安慰他,让他遇到合适的姑娘,可以谈个恋爱,也该结婚了。

彼时我已经结婚生子,特别希望李明能有个好归宿。

李明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说,像我这种情况,哪有姑娘愿意嫁啊。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表弟从内心深处是自卑的。

虽然病情有了好转,但一直要吃药。他觉得这样的自己,不配许诺姑娘一个未来。

哪怕有不少姑娘对他表达好感,他全都拒绝了。

我想起小时候,有次我和他闹翻了,我脾气上来,竟然打了他一巴掌。

他疼得脸都皱起来了,但仍然特别温柔特别绅士地没有还手,而是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么凶,以后嫁不了人了。

我回他,你管我,你那么丑才娶不到姑娘。

他说,放心,我绝对娶一个比你温柔比你漂亮一万倍的人,你等着瞧。

每次想到那个画面,我就特别难过。只能在心底祈祷,希望有个姑娘来爱李明。

他的人生真的过得太苦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06

是2015年9月的一天,李明来上海出差,顺便来看我。我很开心。

可惜第二天要上班,死活没请到假,只好让我老公在家陪李明。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老公给我打电话,说李明突然又吐又晕的,让我赶紧来医院。

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医生说李明脑子里长了个东西,需要尽快进行手术。

李明说,难怪之前出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还突然摔倒过。

我吓坏了。

我和老公决定让李明去瑞金医院再看看。

瑞金医院检查后,建议尽快进行切除手术。万幸的是,肿瘤切除后,切片结果是良性。

我拿到结果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眼泪决堤而出。

我真的太紧张,太害怕又有什么坏消息了。

李明看到我红了眼睛进病房,笑着说,姐,我没事的。

他突然认真地叫我姐,我更加觉得心酸。

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说要照顾我的李明,他的内心其实也很脆弱吧。

出院后,李明回了贵州。

我不放心他,常打电话问他的情况。

他说一切都挺好的,有一天他还羞涩地说,姐,我谈恋爱了。

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我赶紧八卦起来。

姑娘叫小敏,是贵州本地人,和李明是同事。

起初李明一直拒绝,也跟她说了自己的情况,可小敏说,这有什么啊,你现在不好好的吗。反问我就是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

李明的心门一点点被小敏撬开了。

我特别为他开心,我说,你要加油,我等着喝喜酒哦。

李明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好的,姐。

我想那时候,他是真的想和普通人一样,好好爱一场,然后结婚生子,过柴米油盐的小日子吧。

然而这么简单的愿望,对李明来说,却是奢侈。

07

2016年10月,李明再次来了上海。

因为连续两三个月,他总是频繁头疼。

贵州那边的医院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建议他去大城市看看。

我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又去了瑞金医院,医生对他的这种情况也很诧异。

经过检查后,诊断为多发性血管母细胞瘤。不属于恶性肿瘤,但随时都会再长出来。

短短一年,就长出了好几个。

手术只能把大的切除掉,小的术后用伽马刀治疗。

李明比我想象的坚强,他苦笑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就治吧。

我们当即办了住院手续。

08

在医院等待做手术的第二天,小敏来了上海。

我和老公去机场接的她。

小敏很漂亮,性格也好,一直温和地笑。

可进了病房,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而李明见到心爱的姑娘,并没有欣喜和激动,情绪反而很低落。

小敏去卫生间时,我和姑父都忍不住责备他。

李明叹了口气说,本来想着我是个健康的人了,可以给小敏一个家。可现在自己的身体像个炸弹,可能随时都有问题。

他不想耽误小敏,得知病情后,就和小敏提了分手。

可小敏不同意,非要赶过来。

他说,过来也好,让她知道情况有多严重,趁早死心。

说这些时,李明眼里的忧伤无声流淌。

姑父也在旁边偷偷抹眼泪。

我知道,李明看似坚强的外表下面,其实已经被病魔折磨得脆弱不堪。

我的喉咙像堵了棉花一样的,难受得厉害。

很多话想说,又觉得太无力。

我是理解李明的,也觉得确实不能耽误人家姑娘。可另一方面,又希望小敏能给李明一些信心和动力。

我安慰李明说,咱好好治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第二次开颅手术,李明明显恢复得慢了些。

毕竟接二连三的动手术,伤了元气。

还好有小敏,她给他讲笑话,逗他开心。我们看着这个爱得不顾一切的姑娘,又感动又心疼。

09

术后三个月,做伽马刀时,李明和小敏是一块来上海的。

两人手牵着手,就像是热恋中的小情侣。

我想小敏应该是说服了李明,一起面对所有的风雨吧。

幸运的是,复查结果出来,医生说切除得很干净,以后定期复查就好。

听了医生的话,我们都松了口气。

小敏开玩笑说,李明,以后你就不是病人了哦,逛街要帮我拎包啊。

我们都笑了。

上海雨后的天空,湛蓝清澈,万里无云。我们都以为,风雨过后,是彩虹了。

可是他们回贵州没多久,李明突然跟我咨询有没有靠谱的律师推荐。

一问,小敏的妹妹和男朋友吵架,被对方失手掐死了。

我一时间愣在这里,不知说什么,嘱咐他好好宽慰小敏。

后来那个男人去自首,被判了15年。

15年并不能换回小敏妹妹的生命。小敏一家伤心欲绝。

那个春节,李明没有回老家过年,而一直陪着小敏以及她的家人。

经历了这些,小敏更加认定李明值得托付终生。

10

是2018年夏天,我在家族群里听到李明要和小敏结婚的消息。

群里一下子炸开了。

大家都很开心,也都对小敏充满感激。

小敏清楚地知道李明的身体状况,仍然选择不离不弃。

原来这世间,并不是只有权衡利弊,见利忘义。还有那么多无畏无惧,勇往直前的爱情。

遇见小敏,大概是命运对李明开的另一扇窗。

是啊,他该幸福了不是吗?

婚礼很隆重,所有亲戚都去了,无人缺席。

都说李明结婚,说什么也要到场,所有人都重视得不得了。

婚礼现场,司仪讲了他们的爱情故事,大家都在抹眼泪,我也湿了眼眶。

只想把世间所有的祝福都送给他们。

婚后不久,又传来好消息,小敏怀孕了。

2019年5月底,他们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李明特别宝贝。

9月,李明在贵州的工程顺利完工。

他带着小敏一起回了老家马鞍山,和我们在同一个小区买了房子。

是的,我和我老公在上海工作,房子买在了老家。

李明在电话里笑着说,姐,买在一起,以后方便蹭饭哈。

我说,好呀,也方便我欺负你。

时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没有伤痛,只有幸福。

可惜命运一直不肯放过李明。

反而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让人绝望。

11

2020年4月底,李明从老家打来电话,问我们五一是否回老家。

我说回啊。

李明说,我五月要去趟上海,到时候跟你们一起过去。

我意识到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李明说,身体有点不舒服,肾上好像有问题。家里医院治不了,让去上海看看。

我的心再次跌到谷底。

五一回到老家,我和老公第一时间赶去李明家。

看到李明时,发现他的眼睛通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平日总是笑嘻嘻的小敏,努力扯了扯嘴角,明明是在笑,却比哭还难看。

是啊,谁还笑得出来呢。

李明说,医生说他的肾上长满了囊肿,诊断为VHL综合征,也就是多囊肾,而且病情发展得很快。

说完,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草!我生病没啥,关键这病遗传啊!

整个家里乌云密布。

只有他们刚满一岁的女儿,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

我越发觉得难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将这么多的风雨都落在李明一个人身上。

他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好像永无止境。

12

五一假期结束后,李明跟着我们回了上海。

先去了瑞金医院。

医生说,目前还没有好的治疗方法,让改变下饮食习惯,尽量延缓病情发展。

李明眼里的光亮一点点散去,小敏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到底还是不甘心啊。我们又去了长征医院,长征医院也无可奈何。

去华山医院。医生说,综合情况来看,很可能是基因方面的问题。可以进行手术,但手术风险很高。即使手术成功,也没办法保证会痊愈。

等于上海最好的医院,都给不了他任何希望。

李明和小敏只好回了老家。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的女儿初步检查下来,目前是没有遗传。只能等年龄大了,再做进一步的检查。

后来的那几个月,李明和小敏到处求医问药。

在网上看到石家庄有个医生很擅长治疗肾病,决定去试试。

山穷水尽时,一点点希望都不愿放弃啊。

可效果,并不如人意。

国庆节的时候,我回老家见到李明,又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的肚子变得很大,四肢却很消瘦。而且除了多囊肾,他又查出颈椎空洞。

可以说,李明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常了。

睡觉开着电热毯,盖两层被子依然觉得冷。

视觉也开始模糊,吃饭吞咽障碍,全身都很疼。

在老家的医院做了核磁增强,结果显示脊髓内有好几个占位,可能已经转移了。

真的太难了,我看得只想哭。

13

11月初,李明再次来了上海。

他和小敏商量后,还是决定做手术,搏一搏。

是的,他不想就这么放弃。他舍不得丢下小敏和女儿。

华山医院检查后,说颈椎空洞可以做手术,但风险极高,很可能下不来手术台或者瘫痪。

但李明,特别是小敏,还是想试一试。

她做主把新买的房子卖了,凑齐了手术费。

她说,没有房子不可怕,她最怕的是世间没有李明。

我们都被小敏感动得稀里哗啦。

其实那段时间,小敏要承受的东西真的太多太多了。

因为就在前不久,小敏唯一的弟弟,因为饮酒过度离开了人世,留下弟媳和不到一岁的儿子。

小敏哭得死去活来。她失去了妹妹,又失去了弟弟。

她真的不能再失去李明了。

所以就算手术的风险很高,她还是想试一试。

李明只敢在我面前掉眼泪,他说,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真怕帮不到小敏,还拖累了她。

我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觉得语言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特别苍白无力。

李明和小敏身上的任何一件事,放在常人身上,都是天大的灾难。

可他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命运摧残。

目前,李明在华山医院等床位。结果如何,谁也无法预知。

我只能恳请上苍,对他和小敏好一点点好吗?

他才刚刚过完30岁的生日。

人生的很多风景,他还没有陪小敏和女儿去看啊。

说出表弟的故事,除了想借这个机会问问大家有没有治疗多囊肾的地方,也想告诉所有人,请珍惜眼前每一个平凡的日子吧。

因为这种普通简单甚至有些无趣的生活,可能是很多人日复一日的梦想。

他们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错过真实故事的点这里:我嫁给了闺蜜的弟弟,我爸的报应来了。

PS馆主:标题是从小敏的角度取的。下图是李明表姐的讲述,祝福李明和小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