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录》文摘分享 我学会了“战战兢兢地欢乐”

“昨天已经过去

明天还没有到来

今天就是最好的礼物”

1.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桎梏之中

2.我的生活尽管默默无闻,但要是我的思想比国王更丰富更深刻,那我的内心要比国王的更能吸引人

3.大人物只认得大人物,小人物也只认得小人物。小人物赞赏大人物只是他们的身份地位,而他们自己得到的却只是不公正的蔑视。

4.为义务和道德而牺牲固然是痛苦的,但是这种牺牲在内心深处留下的温馨的回忆,作为补偿是绰绰有余的。

5.我热爱自由,我憎恶窘迫、苦恼和依附别人。

6.我的全部自由都只是暂时的、靠不住的;我比服从命令还要受到更大的束缚,因为我必须受我自己的意志的束缚。

7.有罪者放肆大胆、趾高气扬,而无辜者反而羞惭满面、局促不安,这又是多么常见的事啊。

8.作恶的强者消遥法外,无辜的弱者遭殃,走遍天下皆是如此。

9.恶人的仇恨心,越是找不出仇恨的理由就越发强烈,越觉得他们自己不对就越发对对方怀恨。

10.有一种机灵人的精细只表现在体察恶事上面,到只有善事可看的地方便什么也体察不到了。

以上所选的是以前看过,并受启发的句子。卢梭对社会及人性有着宏观而深刻的洞察力。

1.由于内心的怒火,能把一个人从人群中剔出去。

2.可见婴儿的纯洁不过是肢体的稚弱、而不是本心的无辜。我见过也体验到孩子的妒忌:还不会说话,就面若死灰,眼光狠狠盯着一同吃奶的孩子。

3.“没有妻室的人能专心事主,惟求取悦于主;有妻室的则注意世上的事,想取悦于妻子。”如果我能比较留心,一定能听到这些声音,能“为天国而自阉”,能更荣幸地等待你的拥抱。

4.我却愿意偷窃,而且真的做了,不是由于需要的胁迫,而是由于缺乏正义感,厌倦正义,恶贯满盈。因为我所偷的东西,我自己原是有的,而且更多更好。我也并不想享受所偷的东西,不过是为了欣赏偷窃与罪恶。我们所以如此做,是因为这勾当是不许可的。

5.罪恶是丑陋的,我却爱它,我爱堕落,我爱我的缺点,不是爱缺点的根源,而是爱缺点本身。我这个丑陋的灵魂,挣脱你的扶持而自趋灭亡,不是在耻辱中追求什么,而是追求耻辱本身。

6.懒惰自诩为恬静。

7.我得到了爱,我神秘地带上了享受的桎梏,高兴地带上了苦难的枷锁,为了担受猜忌、怀疑、忧惧、愤恨、争吵等烧红的铁鞭的鞭打。

8.于此可见,人们欢喜的是眼泪和悲伤。但谁都要快乐,谁也不愿意受苦,却愿意同情别人的痛苦;同情必然带来悲苦的情味。那么是否仅仅由于这一原因而甘愿伤心?

人心喜欢看悲剧的原因。

9.如果一人怀抱真挚的同情,那必然是宁愿没有怜悯别人不幸的机会。

10.爱好、追求、获致并坚持智慧本身。

11.他自会在书本中发现自己的错误和狂妄。

12.没有一人能丧失你,除非他离弃你,而离弃了你能走往哪里,逃往哪里去呢?不过是离弃了慈祥的你,走向愤怒的你。

13.把得自真理的一切,托付于真理,你便不会有所丧失。

14.一个爱良马的人,即使可能变成马,也决不愿自己变成马。

15.我背着光明,却面向着受光明照耀的东西,我的眼睛看见受光照的东西,自身却受不到光明的照耀。

16.我的聪明,我思想的敏锐,都是你的恩赐。

17.他们不崇拜奉事造物的主宰,反而崇奉受造之物。

18.一件事不能因为说得巧妙,便成为真理,也不能因言语的朴拙而视为错误;但也不能因言语的粗率而视为真理,因言语典雅而视为错误;总之,智与愚,犹如美与恶的食物,言语的巧拙,不过如杯盘的精粗,不论杯盘精粗,都能盛这两类食物。

19.这种人哪里还有人格,他们“远离你而犯奸淫”,流连于时间所玩弄的浮影,贪嗜着沾污他们双手的粪土般的利益,拥抱着这个消逝的世界,却蔑视永久存在的你,正在呼唤并宽恕一切失身于邪恶而能迷途知返者的你。

20.责备具有智慧的人,他必然爱你。

21.我年龄愈大,我思想的空虚愈显得可耻。

22.为此,我设想你,我生命的生命,是广大无边的,你渗透着整个世界,又在世界之外,充塞到无限的空间;天、地、一切都占有你,一切在你之中都有限度,但你无可限量。犹如空气,地上的空气、并不障碍日光,日光透过空气,并不碎裂空气,而空气充满着日光。

23.既然天主是全能,为何不能把它整个转变过来,不遗留丝毫的恶?

24.我学会了“战战兢兢地欢乐”。

25.不要自以为聪明,因为谁自称为聪明,谁就成为愚蠢。

26.事前忧患愈重,则所得的快乐也愈大。

27.永远的真福在上提携我们,而尘世的享受在下控引我们,一个灵魂具有二者的爱好,但二者都不能占有整个意志,因此灵魂被重大的忧苦所割裂:真理使它更爱前者,而习惯又使他舍不下后者。

28.人生的其他一切,越不值得我们痛哭的,人们越为此而痛哭;而越应该使我们痛哭的,却越没有人痛哭。

29.爱则无所不信。

30.无论文学、论辩学以及各种问题,凡我所知道的,都藏在记忆之中。我的获知,不来自别人传授,而系得之于自身,我对此深信不 疑,我嘱咐我自身妥为保管,以便随意取用。但在我未知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尚未进入我记忆之中。那末它们究竟在哪里?我何以听人一说,会肯定地说:“的 确如此,果然如此。”可见我记忆的领域中原已有它们存在着,不过藏匿于邃密的洞穴,假使无人提醒,可能我绝不会想起它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