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我和老公是老夫少妻,甜度超标,要是没拆那个包就好了

9c1af5b9g00r5f7au003xc000hr00bnm.gif

01

要怎么跟你描述许安杰呢?

他有张喜气的脸,小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喜感里透着真诚。

认识他,是2019年7月29号。

那一年,我在乌鲁木齐读大三。

暑假,我带同学回老家石河子看沙漠。

许安杰是景区的司机兼导游,留着又长又乱的头发。

游玩结束交车费的时候,我加了他的微信,想着下次玩还能找他。

只是没想到,我的人生从此发生了改变。

02

许安杰生在1985年,比我整整大了12岁。

如果35岁是中年与青年的分界线,那么他只有一步之遥。

人呐,上了一点点年纪,就喜欢和小辈感慨人生。

许安杰噼里啪啦地在微信里,讲他的创业史。

发达过,失败过,如今东山再起,开了小小的旅游公司。

他是个小老板,但忙不过来的时候,也会兼职做导游和司机。

出于礼貌,我偶尔回回他,但大部分时间,任他鬼扯。

有一次,我好朋友看见,稀奇地说,呦,你和这个司机大叔还有联系?

我说,没见过世面,学习学习社会啊。

我说的是实话。

我出生在1997年,父母非常传统,管教也严。

从小到大,按部就班地学习,没接触过社会。

忽然,有这么一位过来人给你讲他真实的创业史,比小说还好看。

我很羡慕许安杰身上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

03

送走朋友后,我还留在石河子过暑假。

有点无聊,就想着趁假期打工挣点钱,可没经验又怕被骗。

和许安杰聊天时说起这事。他很快帮我联系,找到一个工作不太累,工资不太低的前台。

于是,我们有了第二次见面。

之前微信上,我调侃过他,头发太长,好油腻。

没想到,他竟然全剪了,换成干净利落的寸头短发。

显然他对我的调侃认真了,油腻大叔瞬间变成精神大哥。

我说,怎么改头换面了?

他说,哪有,我这是洗心革面。

他看着我笑,眼睛弯成两道小月牙。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还挺帅的。

04

打工的日子,许安杰经常来看我。

有时,会给我带零食。有时,会带我去吃饭。

傻子都看出他在追我了。

而我竟然有一点点心动。

可能学校遇到的那些同龄男孩子,比女生还敏感娇气。毕竟我们这代人都是家里惯出来的,谁也不愿意捧着谁。

许安杰就不一样了。

我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江湖气,说话办事,成熟又稳妥。完全不是学校里的那些毛头小子可以比的。

而他对我的关心,是润物细无声的。

阳光炙烈的午后,他会自觉地挡在阳光一面,给我撑一片小小阴凉。

外面吃饭,会把碗筷烫过才给我。

太多微小的细节,洒在日常的相聚里,慢慢就有了化学反应。

76ZX_A`XKLE0TB0LAH9$YKB.png

05

临开学前,我主动约许安杰吃了饭。

他开心应约。

一顿饭下来,他都弯着眼,美滋滋地笑,像只可爱又憨厚的小动物。

不知为何,我在这样的笑容里,有点难以自拔。

这可能就是成熟大叔的魅力吧。

他们阅尽了世间万千繁华事,懂得百花凋落情。

他们就像是陈年老酒,香而不腻,烈而不冲。

我渐渐有些沉迷。

吃完饭,我和许安杰走在石河子的大街上时,和一对小情侣擦肩而过。

而他突然牵住了我的手,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那个……我喜欢你,但是我比你大12岁,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我被他这句话逗乐了。

我没有挣脱他的手,而是笑着说,那就试试呗。

我必须承认,我是喜欢许安杰的,好像也没有特别的原因,和这个人呆在一起,我整个身心是愉悦的。

这一年我22岁,还是可以为爱不问原因不问结果的年纪。

总之这一天,我和许安杰在一起了。

微信上,天天聊天。忙里偷闲,他还会开车来乌市看我。

带我去尝没吃过的美食,关心我的起居。

天气预报刚说要降温,他就会问我被子够不够厚,要不要买新的。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我是不上不下的老二。

从小到大,我都没享过这样独宠的滋味。

我开始迷恋上了他对我的宠爱。

不见面的日子,我会想念他身上的烟草味,丝丝缕缕,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06

十一放假,我迫不及待回了石河子。

第二天,我就去见了许安杰。

他开车,带我去兜风。

我们玩得很开心,临到傍晚,才回到他那个小小的公司。

可是就在我下车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一件让我万分想不到的事。

一个小男孩看见我们,走过来,怯生生地向许安杰喊了一声,爸。

我当时就愣住了!

转头惊诧地看着许安杰。

而他尴尬地笑了笑,脸瞬间红透。

他说,我……也不是故意想瞒你,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07

其实回头再想,许安杰许多关心我的方式,明显是带孩子有经验的男人啊。

是在那一天,我重新认识了许安杰。

原来他很早就结了婚,11年生下一个儿子。

三年前,夫妻投资农家乐失败。迫不得已,卖房抵债。

当时为了分割债务,和前妻说好假离婚。

可没想到前妻假戏真做,不但撇清了身上债务,还带着卖房的钱,直接回了自己的老家。

许安杰的父母都在,还有个姐姐。

这两年,他慢慢奋斗,不但把债还了,还重新搞起事业。

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他把手机上和前妻的短信微信全给我看了。

全是祈求的话,他希望前妻就算不念夫妻旧情,也要顾及母子的情分,不要做得这么绝。

而前妻的回复,句句扎心,有一句连我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冷。

她说,你和你儿子能不能别缠着我,那点房子钱还不够赔我青春的。你们以后不要找我了。

08

说实话,我没有太过责怨许安杰的隐瞒。

因为我也从来没有问过。

那时的我,还是学生式的恋爱观。问他的过去,好像在刺探他的隐私。

而且我心里也早有准备的。他这个年龄,没结过婚才奇怪。

我只是没想到,他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许安杰的儿子叫许小球。

许安杰说,他曾带着小球去内地找过前妻的。因为儿子想妈妈想得厉害。

可前妻面都没露,连亲生儿子都不想看一眼。

小球从此受了打击,性格变得又敏感,又脆弱。

我是学师范的,看过许多家庭教育失败的案例。

小球妈妈走的时候,正是他对人世初懂未懂之时,对母爱还有着无限的信任与依赖。

第一次和小球说话,他脸上的胆怯与抗拒,瞬间让我心疼了。

09

许安杰问我,我们还能……

我说,为什么不能呢,我只希望以后对我要坦诚。

他看着我,小小的眼睛,藏不住感动的星光。

他说,放心,这辈子我绝不负你。

我问他,你被女人伤得那么深,就不怕我骗你吗?

他说,我知道你人好。刚认识就愿意听我在微信里唠叨,还会回复我。别人早把我拉黑了。

他是个很孤独的人吧。

茫茫人海,都是过客,找不到一个人听听他的故事。

我轻轻倚在他肩头,第一次觉得我们的心离得那么近。

10

朋友知道许安杰离婚有孩子之后,都认为我傻,提醒我别被老男人骗了。

但我觉得,许安杰是被感情证明过的男人。

他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都保持着宽厚与善良。

我相信苦尽甘来的今天,他只会更珍惜手中的幸福。

事实上,我判断的也没错。

许安杰对我是真心的好,好到无微不至。

19年底,疫情开始爆发。口罩一片难求。许安杰就开车带着我,满城搜罗。

但凡买到防疫用品,他一定会跨城给我送到学校来,嘱咐我,做好消毒。

室友打趣我,你男朋友是把你当女儿养呢?

有时想想,可能也是吧。

他一个人带小球这么多年,爱的方式,难免像个“老父亲”。

可是,没办法,我喜欢。

我喜欢他把我当成掌上明珠,用力呵护。

我和许安杰的爱情很快就升温了。

特别是疫情之下,把两人聚得更紧。

最严重的时候,他仍会做好消毒防护,隔三岔五地来学校看我。连饭都不能在外面吃,只为了和我牵牵手。

那一刻,他就像个心有热血的小伙子,用强势、盛大的一腔热烈,包裹着我。

11

不过,我与许安杰,也有着翻不过去坎。

虽然都还没提,但心里都清楚。

那就是我的父母。

他比我大12岁,离过婚,带着孩子。想想就知道,想过关,很难了。

许安杰提出先去我家见见面。

但我怕。

本质上,我还是学生心态,一时难以对抗父母。我只能让他先压着。

转眼就是夏天,我要毕业了。

找工作找得焦头烂额,都是许安杰陪着我跑。

他会给我建议,分析利弊,最后选了克拉玛依的一所学校。

只因为那所学校更适合我发展。

我问他,以后怎么办啊?一直分着。

他说,你是咱家重心啊。你到哪儿,我去哪儿。

我被一句“咱家”敲中了。

我当时计划着,等我入了职,工作稳下来,就买婚房。

有了证,有了房,再和我爸妈提亲。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有一天,我和许安杰牵手逛街的时候,被我妈撞个正着。

一切我想象中的阻力,排山倒海的压下来。

12

我被我妈拉回家里,反复审问。

男人是谁?怎么认识的?当知道许安杰的条件时,我妈急了,骂我傻,劝我分。

我爸回来,听说我找了个大12岁的男人,一下炸了,上来给了我两掌。

而我越发的固执,坚信自己找了一生的归宿,绝不妥协。

我爸扭不过我,干脆把我锁在家里,找来亲朋好友,轮番对我攻击。

从我傻,到我不孝,各种罪名扣下来,逼着我分手。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开朗的女孩,可是半个月下来,我开始抑郁了。

每天一睁眼就想哭,没法和许安杰联系,让我更加焦虑。

我的精神崩溃了,像一座沙做的城堡淹没在涨潮的巨浪里。

一天早晨,我妈给我送饭,我木然地说,给我电话,我和他分。

WEAC8]CG8(NUR3{{APWL}9G.png

13

在电话里听到许安杰的声音,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他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人。他叫我不要急,听家里的。

他同意分手。

我说,我们吃顿分手饭吧。

他犹豫了一下说,好。

我们约在了一家常去的饭店。

他电话里的声音一直很冷静,可见面的时候,才发现,他两只眼睛全肿了。

应该是哭的吧,可他不承认。他还努力地对我笑,说谢谢我给了他做男友的机会。

我坐在包房拼命地哭。

我说,要不你带着我走吧,不回来了。

他摇头说,不要做傻事,男人可以换,但家人不能。我自己也有孩子,小球要是哪天这么对我,我得疯了。

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能哭。

那天晚上,我妈看颓靡的我,心疼了。

也因为她听我说,许安杰让我尊重家人,觉得他心思还是正的。

于是她背着我爸打电话,把许安杰约出来了。

他们就在小广场上见了面。

我也跟着去了。

已是八月末,新疆的傍晚,坐在外面有些凉了。

许安杰跑去买了两瓶饮料。

一瓶倒光了,换了热水,给我暖肚子,一瓶装着温水给我妈喝。

那天他们谈了好久,我妈回来,就放我走了。

其实越是在婚姻浸淫得久了,越是能体味出许安杰身上那些细微末节的难能可贵。

我妈晚上和我说,他看起来是能给你幸福的人。你爸那边,咱们慢慢做工作吧。

就这样,我在我妈的掩护下,又和许安杰秘密地谈起了地下恋。

14

那时我工作还没有入职。

我常跑去许安杰家看他和小球。我们一起做饭,一起收拾家,一起看电视,就连出去约会都是三人行。

没办法,知道小球曾经受过的伤害,我根本舍不得扔下他,让他一个人孤单地在家里。

而小球,也肉眼可见的开朗起来了。

他很喜欢我,像我的小尾巴。他叫我姐姐,从不改口。

他爸说,这是不是差辈儿了?

我说,怎么了,我叫你许大叔不就行了。

看热闹的小球在一旁,哈哈地大笑。

九月,我到克拉玛依的学校入职。

留守石河子的许安杰,对我们家展开了全面攻势,逢年过节就上门送好烟好酒。

有时命运就是这样,一旦转过关口,一切都变得一顺百顺。

许安杰家里养了几头小香猪。21年的春节,他把猪洗刷干净,给我家送来一整头。

我妈被他憨直的性格打动了。

而我爸虽然一脸嫌弃,但至少没有把他连人带猪赶出门。

过起年,我弟要去当兵了。

办材料是件麻烦事,几次我爸都没搞定。

许安杰知道了,给我弟全部摆平。

那一次,真让我爸改观了。

男人嘛,能顶事,爱老婆,还有什么不好呢?

不久,许安杰要买新房了。

他打电话问我妈,能不能先登记,方便房本写我名。

平时我妈大事都听我爸的。但那天自己拍了板,把户口本给我了。

15

也不知为什么,去民政处登记的时候,我一直掉眼泪,仿佛历尽千帆,才迎来了幸福。

许安杰逗我说,看你搞的,不知道的,以为我们来离婚呢。

我翻他白眼,凶他,说什么呢?

他忙自我掌嘴,说,呸呸呸,咱俩要一辈子锁死,白头偕老。

我们就是从那时开始筹备婚礼了。

2021年暑假,许安杰为我安排了一场婚纱之旅。

是自驾旅行,也是拍婚纱。

我们带着小球和整个婚纱团队,沿着独库公路,边走边拍。

最终到了赛里木湖,在朝阳与湖水的映衬中,拍了人生中最美的照片。

许安杰看着我,就会不由自主地笑,眼睛弯弯的,眯成一条缝。

摄影师调侃他,你能不能控制一下,拍完再看着老婆好好笑,要不然眼睛都没了。

而许安杰笑得更深了。

其实许安杰很爱自驾旅行,一直计划着带我去一次远游,只因为疫情限制住了。

回来的路上,我们还在畅想,将来要去江布拉克玩,那里好美。

小球在旁边吵着,一定要带上他。

那时的小球改变的太多了。再不是我最初见到的,那个敏感自闭的孩子了。

他喜欢笑,喜欢闹,喜欢夹在我和许安杰中间,做个电灯泡。

2021年9月,去买了戒指和三金。

新房也已经快要装好了。

疫情反复,让我们婚纱的室内部分还没拍完,计划着寒假补。

我爸知道我登记的事,埋怨了两句我妈没先告诉他,就算过关了。

于是几经波折,属于我的婚礼,终于要来了。属于我和许安杰老夫少妻的生活,终于要来了。

7S[6FP2ZT`3HIW@BWI[5TKR.png

16

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是坐在灵堂里,颤抖着手,来倾诉我和许安杰的故事的。

是的,许安杰的灵堂。

我永远的失去许安杰了。

是2021年12月的第三个周末,许安杰带着小球从石河子来看我。

我们一家三口,去逛街,采买,玩了一整天。

感觉自己越来越能代入妈妈角色。

19号是周日,第二天,小球还要上学。吃了早饭,许安杰就带着他回家了。

从克拉玛依到石河子,也就2个多小时。

我收拾好碗筷,等着爷俩报平安。

结果,我接到小球的电话,他在那头哭着说,我们……出车祸了。爸爸没了。

即便白花挽联摆在眼前,我也反应不过来,这是真的。

我脑子里一遍一遍回想着和他告别的样子。

那么正常,那么普通,怎么吻了一下面颊,就再也不能回来。

我马上就要和他办热闹的婚礼呀,怎么就变成了白幡肃寂的灵堂。

可许安杰,真的走了。没留下只言片语。

小球说,是因为许安杰去副驾驶的包里拿零食给他,才出的事。

我紧紧抱着小球,放声痛哭。

我后悔得要死。

是我怕他们路上饿,装了一包零食放在副驾驶。如果我没有放那个包,如果许安杰没有去拆开那个包,或许就不会出事。

平时总嘲笑许安杰“老”,其实他还那么年轻。

他心里还有那么多未完成的计划与希望。

比如,和我风风光光地办一场婚礼,比如和我过细水长流的烟火生活。

比如,给小球生个妹妹。比如,与我白头偕老。

可是,忽然之间,就全都没有了。

他就这样留在了2021年。

我2022年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他。

搭建灵堂的时候,我才发现,许安杰的照片好少,好看的更少。

于是我把塞里木湖畔的婚纱截下来,做了他的遗照。

朝阳里,他笑得好灿烂,笑得眼睛都看不到。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的照片。

17

这些天,小球一直紧跟着我,默默地不说话。

他亲眼目睹了爸爸车祸的全过程,心里的阴影,大到可怕。

他本就是内向的孩子,刚刚走出自闭,却又遭受这样沉重的打击。

小球的爷爷奶奶和姑姑都愿意收养他。

但最终还是想听他的想法。

他姑姑问他,你想和谁一起过。

小球抬起头,看向我说,我要姐姐。

大家都有些意外。

我看着小球的眼睛,眼泪掉了下来。

他已经没有妈妈了,他从我这里大概是找到了妈妈的那点暖。

我抱了抱他,说,好,你以后就跟着我。

有人说我,是不是傻了,才20几岁,就揽上一个10岁的拖油瓶。

我只是舍不得拒绝一个孩子啊。

人和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

我和许安杰的缘分很短,那就让我替他来守护他的儿子。

小球的奶奶和姑姑都觉得过意不去,他们说,等孩子再大一点,就让他回来。

未来就等未来再说吧。

未来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

那么当下就跟随自己的心,认真地热爱这个世界,热爱眼前的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